解放-上觀新聞:埃及女博士萬裏迢迢來上海高職,爲何臨摹中國仕女圖?


[2019-12-30]   發布單位:宣傳部   閱讀次數:584

埃及女博士萬裏迢迢來上海高職,爲何臨摹中國仕女圖?

教育在線 2019-12-29 18:59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彭德倩 吳孟熹

在繪畫過程中,她采取了中國元素——臨摹繪制了一幅中國傳統的仕女圖。繪畫中是古代中國繪畫中衣裙飄逸的仕女以及竹子這樣的元素。

幾天前,位于上海城建職業學院藝術品保護中心一樓的模型展示與制作中心,正上著一場別開生面的“陶藝制作”課。台上老師是高級工藝美術師施洪威,台下學生,是埃及文化部和文化産業領域的官員和專家學者, 赫勒萬大學美術學院動畫和平面設計專業的博士海迪爾•穆茲梅爾,也是其中之一。

埃及博士,萬裏迢迢來到上海的這所高職,學什麽呢?

陶瓷作品上描一座金字塔

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走進課堂。只見“學生”們分坐小組桌邊,桌上報紙上擺放了事先准備好的陶瓷板、紙、筆和繪畫顔料。他們先在普通的紙上繪畫,勾勒出想創作的作品雛形,然後再用特殊的陶瓷繪畫顔料畫在瓷板上。課堂上,通過親自手工繪畫,這些外國友人們切實地感受到了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的傳承。

埃及學生正在學習,在陶瓷作品上打樣繪畫。

中國陶瓷發展有幾千年的曆史,從最開始的手工制作,上青釉、釉上彩到釉下彩。爲了讓遠道而來的埃及友人感受陶瓷與紙類繪畫的不同,施老師介紹,今天的課程是體驗陶瓷制作中一道工序——“釉上彩繪”。《夢溪筆談》中記載,傳統陶瓷制作一共有七十二道複雜工序,而傳承到今天,傳統技術也有了發展和創新。“陶瓷技術不僅僅是滿足日用品的需要,更是滿足精神上的審美。”

課堂上,施老師介紹了一些已經創作完畢的釉上彩繪陶瓷作品,並介紹了其優點:色彩鮮豔、可以繪畫細節,同時擦不掉、洗不掉。“我們之所以要掌握陶瓷制作中的這些工序,一是爲了傳承傳統文化,了解古代藝術。同時通過掌握這些技術,也是能夠更有針對性地修複古代損壞的文物。發展到今天,陶藝作品已經可以大規模生産,但手工作品仍然具有不可替代性和藝術性。” 由于時間緊湊,老師說,無法進行到窯裏烤的傳統“釉上彩”,而是運用了改良後的陶瓷顔料,這種材料在瓷板上畫完後兩三小時可以幹,也可以擁有“擦不掉、洗不掉”的傳統陶瓷效果。講解完畢後,學生們則開始了自己的創作。不少人以自己國家的金字塔作爲素材,也有一些人則以幾天來所見的中國傳統文化作爲繪畫的靈感來源。

一邊聽課,一邊是上海城建職業學院建築與環境藝術學院高守雷的解謎——原來,這是一個商務部對外交流框架下爲期三周的研修班,內容涵蓋文化産業及傳統手工技藝如何在青年中傳承。“文化産業的概念是人文科學研究中廣爲傳播的一個概念,即將文化産品置于投資制度之下,以獲得有助于國家經濟發展的利潤或物質利益。”他說,“在不放棄其旨在維護價值觀和理想以及維護社會特性、習俗和傳統的內容的同時,開始努力將各式各樣的文化産品轉化爲實現國民物質收入。今天在此交流,也是出于文化交融和文明交流的理念。”

據了解,學院文物修複與保護專業被教育部認定爲高等職業教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2015—2018年)骨幹專業。2019年成爲上海一流專科高等職業教育專業建設立項專業。團隊帶頭人和成員曾主持上海市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專項資金項目等省部級課題。這也是該校獲選爲研修班參與單位之一的原因。

畫一幅中國仕女圖帶回家

課堂上,戴著鮮豔紅頭巾的,是赫勒萬大學美術學院動畫和平面設計專業博士海迪爾•穆茲梅爾,作爲一名藝術家,她參與過一些電影的設計,同時也對文物修複很有興趣。由于曾經參與過埃及的部分文物修複,比如毛毯、紡織品這類手工紡織品,她對于這幾日的學習深有感觸,最令海迪爾印象深刻的,是開班第一天關于青銅器的講座和這幾天對于陶瓷繪畫的學習。在繪畫過程中,她采取了中國元素——臨摹繪制了一幅中國傳統的仕女圖。繪畫中是古代中國繪畫中衣裙飄逸的仕女以及竹子這樣的元素,海迪爾說:“想要把中國的文化帶回埃及,所以選擇了畫中國的畫,因爲這是一個特別好的紀念和回憶。”

由于是第一次來,對于在中國的一切,海迪爾博士認爲都很有趣。上海栉比鱗次的高層建築和與沙漠風光不同的自然景象都令她感到新奇。參觀了不少博物館和藝術館,她也有一點小小的建議,“每一個文物下面都會有介紹,這些介紹一般是中英文。對于阿拉伯人來說,阿拉伯語也是一門通用的語言。如果這些博物館能夠配更多語言文字,可以幫助更多人了解文化背後的內容。”

在她看來,每個國家的文物,都是各自國民性格的體現。“漢字在中國有久遠的曆史,對應地,埃及也有法老的文字。在埃及的文物,包括一些紡織品中都會有法老的文字。我們會去研究這些文字在當時有怎麽樣的含義。”因此,文物保護,不僅僅是從事這方面人的責任,更是整個國家人民的責任。“應該讓人們意識到保護文物的重要性,只有這樣才能更有利于文化産業和文物修複的保護。”

課堂上,施洪威老師也對這些外國學生的創作能力進行了肯定。“他們的動手能力比較強。對于材料的應用更自由發揮。相較于學校裏的學生更爲熟練,有時候完全脫離了講解的範圍,非常具有創造力。”

中國的龍鳳,埃及的阿努比斯

針對這次文化産業研修班,埃及文化部新聞發言人,同時也是埃及大劇院總經理穆罕默德•穆尼爾說:“埃及現在有一個‘2030願景’,在這個願景中提出了要把文化置入經濟發展之中,我們希望中埃兩國的文化交流可以幫助實現這個計劃。”

針對埃及和中國兩方面可以相互借鑒學習的地方,穆罕默德說,“埃及和中國本身來說有很多共同點,因爲中國人稱自己爲‘龍的傳人’,炎黃子孫;而對我們來說,埃及人是法老的子孫。通過研修班可以加強中埃雙方的交流,古埃及中有厚葬的習俗所以文物保存得較好,那中國又是怎麽保護文物、發展文化産業的?這令我們很好奇。我們想要更多地開辦這樣的研修班,來幫助青年人推動文化産業發展,從而讓文化産業成爲經濟發展的支柱。和中國傳統手工藝和一樣,埃及也有著豐富的手工藝術産業,所以希望今後中國學生也有機會到埃及去學習,這樣可以增進雙方之間的交流。”

學生之一,拉莎•阿蔔杜勒•穆奈姆在埃及文化部就職的同時也是一名劇作家,她熱愛中國文化並對兩國的文化影響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例如,中埃兩國從古至今有很多神話故事,作爲一名劇作家,她平時也會閱覽這方面的神話小說、著作。中國和埃及的神話故事闡釋了人與世界的形成,這些故事不僅僅只是曆史,更成爲文化的一部分。“在中國的很多文物中都有體現出神話色彩,比如說有龍、鳳凰等等。所以你們的作品中也有這樣的體現。埃及的文化中,各種古代想象出來的動物也不少,比如阿努比斯。”

談及這次中國研修之旅學到的內容,她說:“進一步了解了中國傳統文化保護和文化産業的發展情況。最感興趣的是古籍書本的制作流程。”

欄目主編:徐瑞哲文字編輯:徐瑞哲圖片編輯:笪曦

本文圖片來源城建職業學院
題圖爲海迪爾•穆茲梅爾,赫勒萬大學美術學院動畫和平面設計專業、博士。


原文鏈接:http://web.shobserver.com/wx/detail.do?id=197575&time=1577618430317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0